分类 读书 下的文章

《乡土中国》杂谈二:从过去看现代婚姻关系

费孝通提到:“从社会学关系上说感情是具有破坏和创造作用的,感情的激动改变了原有的关系。要维持着固定的社会关系,就得避免感情的激动。”在乡土社会中,男女有别导致夫妻之间并不寻求心灵上的契恰,一般是同性之间交流更多。因此夫妻间的平淡正能够维持了一种固定的关系。而现在男女之间隔阂淡薄了之后,渐渐发展为了以爱情为连接方式的婚姻模式。那么令人费解的是,爱情产生于短时间的刺激,即感情的激动- 阅读剩余部分 -

《乡土中国》杂谈一:合理的土气

从农村到城镇,看似简单的一次迁徙,实际上包含了生活方式的大变革。习惯了城镇生活后,总是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优越感。简单的来说,就是觉得乡里人“土气”。又并非只是单纯的认为他们穿着土气、行为举止土气。更喜欢说他们思想观念土气,比如重男轻女,比如各种迷信的习俗。又比如我每次回老家的时候,都要走过一条长长的路,那条路两边就住着一户户人家,外公外婆就住在路的尽头。乡里的人们都喜欢坐在门口- 阅读剩余部分 -

冬牧场

去青岛的时候,路过很多历史上叫得上名字的人的旧居,它们并非作为遗迹允许游客参观,而是由房子的主人继续在内居住。窗台上挂着晾洗的衣物,只有门口挂着的牌子和房子饱经沧桑的外表提醒着这里曾经居住着某某人物。起初是羡慕的,会想住在这样的人留下的房子里也太幸运了吧,后来又想他们每天的生活要受到好奇路人的打扰,破坏旧居原有风貌的改造也不能做,生活大概是极度不方便的。冬牧场也是这样的,在外头- 阅读剩余部分 -

艺术家大于艺术

10月读了《艺术的故事》。贡布里希在开头放下一句话,并在结尾处重复它:实际上没有艺术这种东西,只有艺术家而已。艺术并非自然存在而是人文产生的,它本身就像一个无形状的橡皮泥,通过特定的人的手来捏塑成特定的形状。甚至艺术这个概念也是由人提出的。一代代的艺术家编织着艺术史。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贡布里希是以艺术家对艺术作出的某个贡献作为引导来编写艺术史的。在艺术史中可以多次的感受到,许多- 阅读剩余部分 -

乌合之众

身处社会之中,但是内心又想要独立于群体,因此选择了这本书来大概了解一下群体的特征,以免自己身处群体而不自知。在人的意识之上,存在着一种更为强势的力量,名为无意识,也可以称作本能。本能从人类诞生之初就主宰着人类,但随着后来者“理性”的出现与壮大,人们渐渐忘记了无意识控制意识这一等级顺序,甚至尝试理性压抑本能,奉理性为尊。所谓理性,是隐蔽动机的结果。在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下,人们理性的- 阅读剩余部分 -

给消极者的安慰剂

近日读了《涡虫》,山本文绪讲述了五个困境中的人,和没有奇迹发生的故事。首先是无法走出乳腺癌阴影的春香,和她的“暴恶癖”:自己明明很介意,也明白会使听众感到窘迫,但还是忍不住说出“我得过乳腺癌,切掉了乳房哦”这种事情。这种“暴恶癖”源于自卑,她感受到被怜悯,而她希望能在听众身上感受到的不是同情,因此重复“暴恶”,是下意识的想要尝试是否能得到不一样的反应。 当她发现自身的一个行为- 阅读剩余部分 -
shijiebei 365bet manbetx 188bet xinshui caipiao 95zz tongbaoyule beplay 88bifa 18luck betway bwin hg0088 aomenjinshayulecheng ca88 shenbotaiyangcheng vwin w88 we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