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重要的事

11月初我在tz市中心医院做了一天的志愿者,做的事情有,测孕妇血压,帮病人挂号,坐着发呆,陪值班护士闲扯。发呆这一项占了那一天的三分之一,实在无聊在手帐上记录了当时零碎的想法。11月末,k,一个勤勉的博客创始人,不断暗示激励我去完成它,现在我要它们把重新拼凑拾起。

非常懊恼,10月和11月并没有做什么有意义的事,平平无奇。忙碌而平庸,没有出彩的地方,也挑不出大错。其间看了纪录片伊斯坦布尔的猫,它们自由地出入于人类的生活,亲密但又保有自由,介于野生与驯养之间。这是土耳其的纪录片,只有英文字幕,以我局限的英文水平,只能看懂个大概。

People don’t love animals,they can’t love people either.

药理老师四十几岁,浓眉大眼,微微发福,心怀着抱负和不满,他很不爽、他很愤怒。几年医院工作的经历,不满于医院的体制,辞职来到三线小城市tz。理想主义永垂不朽。他说,每年的医学论文发表量是巨大的,但是真正有意义能被国外认可寥寥无几,英文期刊杂志有钱就能发表,学术风气很差,为什么做研究?为了升职称,论文的质量很差,不明所以,但是没有人在意。学校里的老师经常申报研究项目,等钱批下来之后,并没有开展研究,最后再申请一个结束的证明,以研究之名吞并项目款项。我有许多同学还有学姐们在跟着老师做研究项目(有一些项目是在开展),可以加学校要求的乱七八糟的学分,诱人。她们知道怎么操作,但是说不出理论。这是二类大学的窘况,我并不知道那些名校医学院研究的状况,当你走近它,它就会逐渐失去神性。

学什么,为什么而学,学了能做什么?我至今也觉得困惑。大学现在对我来说,并不是学习的最高学府,是一个小社会,加入了学校组织,学习那一套官僚主义,聚会敬酒说客套话,聚餐座位也有讲究,哪个座位是优是次,当面笑盈盈背后又留一套。有意义吗?并没有。学医很累吗?对二类大学的我来说不是很累,只有期末的时候努力,药理老师说,“你觉得你们学的很累吗?你们在网络晒你们的叠起来高耸的书,你真的掌握了吗?没有你只是想让别人觉得你们痛苦,你只是在满足自己的欲望,你只是想衬托你自己的不容易。”

“药监局的人没几个懂得药理学,更没几个学过医,有些药物没弄清副作用就审批通过,流入市场。”、“很多年青人一面批判厌恶着体制又一边削尖了脑袋想进入体制”、“虽然愤怒没有用,你都不愤怒还是个人吗?”

最近很多事情都让我很丧,事情舆论过后就无疾而终,让我感到无力,学医救不了中国人,我不关心大国崛起,我只想要小民尊严。

Posted by 三爻.